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涌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王涌  

中国政法民商经济学院商法研究所所长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学院 商法研究所 所长

文章分类
 
 

商业诚信与国家利益  

2013-04-02 09:5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59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就广药集团与鸿道(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的“王老吉”商标许可协议争议,作出裁决:《“王老吉”商标许可补充协议》和《关于“王老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补充协议》无效。在法理上,这份裁决依然存在争议:

一、广药前老总李益民被判受贿罪,是否当然导致李益民代表公司签署的王老吉商标许可合同无效?广药集团全称是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是一个依据《公司法》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它与鸿道(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商标许可协议,按《公司法》的规定,正常程序应是:董事会作出决议,董事长执行董事会决议,作为法定代表人与鸿道(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许可协议。如果董事会决议经过法定程序,由董事集体决策形成,是合法有效的,而许可协议的内容不违反法律与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李益民作为董事长,与其他董事一样也只有一票表决权,即使他犯受贿罪,也不当然导致商标许可协议无效。

二、关于许可合同无效的法律依据。裁决书引用《合同法》第52条第2款:“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但何为国家利益?一个国企的利益是否就是国家利益?广药集团是一个普通的企业,它所从事的营业并不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行业,它的利益并不当然是国家利益。合同法上的“国家利益”概念应当有严格的界限,仲裁员与法官应有自觉的意识,在个案中甄别企业利益与国家利益的界线。

三、关于时效问题。补充合同签署于2002年,时隔8年,广药集团才提出异议。在英美财产(土地)法上,8年时间足以适用“相反占有”(adverse possession)原则:即使占有者无权占有,但经过一定时效,如权利人未主张异议,无权占有者即当然地取得对财产(土地)的所有权。这一古老的规则现在依然普遍适用,在英国,该时效是12年,而美国一些州则只有5年。

中国的法律缺乏对时效问题的重视,最极端的例子莫过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70条:“未授权给公民、法人经营、管理的国家财产收到侵害的,不受诉讼时效期间的限制”。

回到本案,虽然按中国现行法规定,确认合同无效之诉并不适用时效,但王老吉案告诉我们,这一规则并不合理。对权利主张如无时效的限制,在实践中,权利人并不是躺在权利上睡大觉,而是在观察算计,随时间的流逝,交易的标的是增值还是贬值,合同有效于我有利?还是合同无效于我有利?所以,法律实质上是在保护投机者和背信者,给予他们以“反悔特权”和“违约特权”,但所引用的法条却是“保护国家利益”。

类似的问题在娃哈哈与达能之战中已经显露了,200712月杭州仲裁委员会裁决“娃哈哈”商标转让协议无效。两案相似之处在于:在商标的转让或许可之后,经过漫长的时间,商标在他人的培育下,驰名天下,市场价值巨大,而商标的原权利人开始主张当年的转让或许可无效。此外,有关土地的纠纷也是如此,由于土地增值巨大,转让人纷纷反悔与违约,也以合同违法为由主张无效,上演“王老吉与娃哈哈式”的戏剧,他们违法了,却收获着因违法而获得的巨大收益,为什么此类案件一再发生?

一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例如娃哈哈案的背景就是合资公司成立时,商标权的转让存在法律上的障碍,而留下隐患,反而成为适时而动的一着棋。

二是由于现行法律中存在模糊概念与规则,一些政治话语在法律裁决中发挥重要作用,宗庆后打出“民族品牌”大旗,而广药集团则祭出“国家利益”的杀手锏。在民族品牌与国家利益的大词后面,政府与法院乃至仲裁机构,也暗中给力。民族企业与国企享受着“制度的红利”,但是,危害却是无形和深远的。

当年,达能惨败后,法新社刊文指出:“达能公司的惨败凸显了中国的商业风险,与中国人合资一定要采取谨慎态度”。目前,中外合资企业的数量在显著减少,外商更倾向于采用独资企业的形式,这意味着,以往中方企业通过中外合资企业的形式获得外商资金和技术支持的机会在逐渐减少。引发这一拐点的出现,娃哈哈案应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也可以预测,王老吉案之后,商界形成的共识应该是:“与国企合作一定要采取谨慎态度”。

当然,中国的司法机关并非一向偏袒国企与民族企业,TMT商标案就是著名的反例。1980年,由于法律上的障碍,香港公司委托广东轻工业品进出口(集团)公司在国内注册TMT商标,20005月最高人民法院最终以“信托”理念,认定“双方形成事实上的信托财产关系”,将TMT商标专用权判给香港TMT公司。这是一个基本公正的判决,但是,时隔13年,今年的人大会议期间,有代表提交《关于行使监督权,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尽快对“TMT商标案”进行再审的建议》,主要理由还是“民族主义”和“国家利益”:“法院对TMT商标案的判决将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可能会让多家国有外贸企业长期培育起来、在国内外市场上享有盛誉的品牌,被海外代理商夺去,从而导致一笔笔国有资产的流失,甚至把这些企业步步逼入困境”。

TMT商标案的新动向说明,中国的再审制度,如被滥用,再辅以“民族主义”和“国家利益”的双翼,也可能成为破坏商业环境的一个制度黑洞。中国申请加入WTO时,中国的再审制度就被WTO批评,因为司法裁决无最终的确定性。在实践中,一个案件经过多次再审,拖达十年,已不鲜见。

在商事纠纷中,政府应秉持中立,司法机关应坚持专业标准,因为建设一个诚信安全的商业环境,是我们最大的国家利益。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